当前位置:苏州鼎恒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旅游洛阳丽景门历史是古代建筑还是仿制建筑
洛阳丽景门历史是古代建筑还是仿制建筑
2022-07-08

洛阳丽景门是当地的一个地标古风建筑物,据说拥有相当长的历史和文化沉淀,但是整体看起来依旧显得非常宏伟牢固,看起来不像是经历了一千多年风雨洗刷的存在,下面给大家分享洛阳丽景门详细历史介绍。

宋司马光说过: 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

来洛阳旅游,这个始建于隋唐的丽景门城楼是游客必到之处,而这个古城门的多次毁建历史,也凸显出历史上兵家必争之地的这个古城的多灾多难。

隋唐时就存在的丽景门,经过历朝历代兵家争夺战的考验,在颓壁残垣中重建,然后再毁,毁了再建。

由于冷兵器时代武器的威力有限,对它的每次破坏并没有把它完全摧毁,总是让它留些根基,还能保持昔日的沧桑厚重。

直到近代,热兵器的破坏威力,让丽景门没有似北平和平解放那样古迹得以保存的幸运,没有躲过在血与火中的战争中的严重毁坏。

在抗战时,它被日本的炮火数次轰炸;解放战争时期,它更是成为解放洛阳战斗中双方胶着争夺的焦点。

可想而知,解放后的丽景门,经过残酷战争的洗礼,在变成一片瓦烁后,只能剩下一片遗址留给后人。

2002年,洛阳市政府投资三千多万元,在丽景门遗址上仿古重建了这座曾经恢弘多朝代的古城楼,算是给这座古城还上了它历史风貌的欠账。

丽景门号称中原第一楼,古都第一门,绝非有些人所言的浪得虚名沽名钓誉。

对丽景门原址复原的城门楼、瓮城、箭楼、城墙、丽景桥、护城河等古建,不管是远观还是近瞧,都给以人震撼。

尤其是从城门楼进入翁城里时,让我们对这座古人设计精巧的城门有种惊叹与敬畏。

尽管史学家对于最早出现翁城的时间有待考证,但丽景门建瓮城,应是古洛阳从夏商周汉就开不断括建城的完善中,终在两千多年后的隋唐时水到渠成的设计。

丽景门始源于隋朝,可以这么说,他是古人从最早按照攻防一体设计精妙的皇城,而翁城的设计成就,让我们后人对当时的古建筑家们设计的高明与智慧叹为观止。

关于丽景门内的翁城,恐怕鲜有人知“请君入瓮”这个成语就源于这里。

《资治通鉴》中关于“请君入瓮”成语的解说是这样的: 唐女皇武则天时期,任用了来俊臣和周兴两个酷吏,有人向则天皇帝告密周兴谋反,于是派来俊臣严查。来俊臣怕周兴不认罪,设计请周兴喝酒,让周兴在毫无防备中,得意的说出对待那些死不认罪人,把他们塞进一个大瓮里,四周用碳火烧烤,不怕犯人不招供。

来俊臣听到这里,就说明了皇帝的昭示,请周兴入瓮,周兴吓得跪倒认罪,可谓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个“请君入瓮”成语发生的地点就在当时设置在丽景门内的“推事院”里,由此可见,丽景门的这个翁城非同一般。

但这个只是丽景门翁城功能不足挂齿的一瞥,它的攻防功能才是自己的“正业”。

丽景门内的翁城依附于城门,是与城墙连为一体的附属建筑,呈半圆形。

如敌人强从护城河吊桥攻入丽景门,进入瓮城时,自方把主城门和瓮城门关闭,守军即可对敌形成"瓮中捉鳖"之势。

当我们身入其中看到这高大坚固的翁城时,让人不由叹服古人精心的设计。

现在具有悠久历史的丽景门城楼已经被恢复旧状,它的历史还在继续,会给每一个看到它的游人铭刻下厚重壮丽的印象。

史书记载:东都皇城西面有两门,南曰丽景门,西曰宣辉门。丽景门,是洛阳的正西门,是洛阳的门面。

宋司马光说过: 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兴废之事”是什么?其实就是朝代的更替,白话一些,就是朝代更替的战争——洛阳是控制中原和庇护西边长安的一个“钉子”,想攻到函谷关(新旧关),洛阳这个“钉子”是必须要拔的!要在中国的中部扎稳脚跟,洛阳也是必须控制的!所以,这里成了自古兵家必争之地!也就是名副其实的“古战场”,就和抗美援朝时,中国和美国在朝鲜土地战斗一样。所以,朝代和朝代或者不同的军事势力之间的战斗,也往往就发生在洛阳。

于是在“兴废之事”反复的摧残下,丽景门,这座充满人文和故事的雄壮城楼兼战事碉堡,被毁了再建,建了再毁,古代,刀刀枪枪,损伤有限,到了现在可不一样了,国共之间,中日之间,最终让炮火彻底摧毁了这座城楼,留下一个残破的遗址。

2002年,随着中国旅游产业的发展,洛阳政府筹集3000万元,重修了这座城楼。

常听人说“不登丽景门,枉来洛阳城”作者于前几年特意去了一次,感觉非常失望!原因有:

1.没有做到修旧如旧!对待历史的遗迹,没有做到严谨的复建!非常草率,不说别的,最早的丽景门外边的桥是木质吊桥,现在是什么?钢筋混凝土,就这缝子都不一定抹的认真。再看看现代风格的门窗……

2.管理上非常浮躁!请看看里边,到处广告牌,店铺,红红绿绿,广告喷绘的,刻字机刻的东西,地面汽车随便停……

丽景门,在作者看来,就是一个城市纯粹为了改变一下高楼大厦的城市面貌或者展示一下文化内涵而刻意建造的一座建筑。当我们花几十元门票登上去时,感叹着祖国古代的强大,但又为可惜了这个遗址及名字子的现代人而感觉可悲。